谈谈养殖业的抗生素、激素与重金属污染问题

谈谈养殖业的抗生素、激素与重金属污染问题

蒋高明

动物养殖是将生态系统的初级生产力,变成次级生产力的过程。动物是异常生物,需要捕食植物或其他动物而生存。人类养殖的鸡、鸭、鹅、猪、牛、羊等,不需要动物们自己去觅食或捕食,而是将食物放在它们嘴边,动物的任务就是吃下饲料变成肉,需要的仅仅是一些空间和水分。但在传统的动物养殖中,动物们是有足够大的空间的,即使猪和牛也是能够活动的。现代养殖模式下,猪在屁股转不过身来的铁笼子里长大,鸡、鸭、鹅等禽类竟然是在工业传输带上长大的,不要说鹅与鸭失去了戏水的自由,鸡失去了沙浴的自由,就连晒阳光也根本不可能的。在一个密闭的空间内,鸭用38天左右时间,鸡45天左右,猪120天左右,完成其生活史,完全是在动物监狱里带病长大的。

目前的动物养殖严重违背自然规律,工厂化养殖虽然制造了大量廉价动物蛋白,但也造成了严重环境污染问题与健康损害问题。动物速成班现象造成的生态环境与健康问题突出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第一,抗生素残留严重  工厂化养殖动物应用抗生素现象十分普遍。以速生鸡养殖为例,在鸡长到第2~3天的时候用到的抗菌药物就是抗生素。通常情况下,会将氧氟沙星等药溶解到鸡的饮用水中,养殖工人会将按说明的100g/瓶用量再翻倍到1000只鸡/瓶。第18天后鸡开始容易得病,需要对症下药。其中比较常见的就是肠道疾病,一得病就会几天不下蛋,所以防病、治病是关键,养殖户购买的饲料里通常有添加好的红霉素、土霉素等预防疾病。到第28~29天时,还需要再加强一次防治。

工厂化养殖的动物体内的抗生素会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造成人体内抗生素残留。2016年2月23日,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在江浙沪儿童尿液抽样检测发现,,79.6%的上海学龄儿童尿液中检出21种抗生素中的一种或几种;1种以上抗生素在尿中被发现的频率为58.3%,至少两种及以上抗生素或抗生素类别在尿中同时发现的频率分别为26.7%和23.5%,而且在一份尿样中最多能同时检测出4类6种抗生素;尿液抗生素总浓度之和在每毫升0.1-20纳克之间的尿样占47.8%,部分尿样抗生素浓度超过每毫升1000纳克。复旦大学医学专家认为,儿童时期抗生素暴露可能是儿童肥胖的危险因素之一。

不仅如此,使用工厂化养鸡场的鸡粪和猪粪还会造成土壤和蔬菜抗生素污染,抗生素还会通过蔬菜进入人体。中国农业科学院李志强等对天津蔬菜地土壤及有机肥中抗生素残留研究发现,集约化养殖场的猪、鸡粪便中金霉素检出率达到78%,最高值达到563.8 mg/kg(干基);四环素和土霉素检出率也高达56%,最高值分别为34.8 mg/kg和22.7 mg/kg。分析发现样品中四环素类抗生素的总检出率为64%,三种抗生素中土霉素检出率最低(18%),最高值达到105.6μg/kg(风干基);四环素检出率为36%,最高值达到196.7μg/kg;金霉素检出率为32%,最高值达到477.8μg/kg。在所调查土壤中,温室和大棚菜田土壤的四环素类抗生素残留水平高于露地菜田土壤。无论是从养殖场直接运来的有机肥,还是商品有机肥,都存在四环素类抗生素残留,其残留水平和检出率与养殖场猪粪和鸡粪相当。

第二,工厂化养殖普遍存在激素残留问题  激素是那些对机体的代谢、生长、发育、繁殖、性别、性欲和性活动等起重要调节作用的化学物质。人类第二性征出现就是激素(雌激素或雄激素)导致的结果。激素是一类特殊的化学信息物质,可调节各种组织细胞的代谢活动来影响生物的生理活动。在高等动物中,激素分泌量极微小,为毫微克(ppb)级水平,但其调节作用却极明显。激素虽然不参加具体的代谢活动,只对特定的代谢和生理过程起调节作用,可调节代谢及生理过程的速度和方向,如让动物们生长更快就是对速度调节的结果。

市场上的速生鸭,如果用含有激素饲料喂养,一天就能长50克。对养鸭企业来说,正常饲养会赔本,就改用含生长素和抗生素的激素饲料。尽管国家加大了打击力度,但因市场驱动,激素鸡、鸭现象随时都有死灰复燃的可能。

2012年12月18日,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曝光了部分肉鸡养殖场,在养鸡过程中,非法给鸡喂激素类药品地塞米松。这样的鸡肉,没有经过任何检验,就被送到了市场。记者跟踪他们送到了不少洋快餐店,新闻现场就拍摄到有几万公斤的这样鸡肉被送到了上海某食品物流中心,然后送去洋快餐店。2013年4月16国务院办公厅印发《2013年食品安全重点工作安排的通知》,要求严厉打击在饲料中添加激素类药品或其他禁用药品、在农药兽药中添加违禁物质等违法生产销售行为。

兴奋剂发挥作用的也是激素,它能让运动员能够跑得快,举得重。在日常生活中,激素还能让人长得快,长得高。生长激素分泌过多就会引起巨人症,分泌过少就会造成侏儒症。许多激素制剂及其人工合成的产物应用于临床治疗及农业生产。利用遗传工程方法使细菌生产某些激素,如生长激素、胰岛素等已经成为现实。养殖业中使用动物激素,肉类食物中残留的激素会进入人体,扰乱正常的生理发育,造成儿童性早熟等严重问题,因此必须对工厂化动物养殖激素使用实行最严格的控制。

第三,重金属残留问题  工厂化养殖中的重金属,是通过工业化饲料添加进去的。饲料中的重金属进入食物链,进而对农业生态系统产生严重的影响。2017年上半年,农业部办公厅公布了全国饲料质量安全监测结果:55家饲料企业抽检不合格,其中不乏赫赫有名的饲料企业,如兰州正大有限公司、南昌东方希望动物食品有限公司、江西海大饲料有限公司、湘潭正邦饲料有限公司、红安正邦养殖有限公司等。上述公司的饲料产品部分产品被检测出铜、锌超标1-4倍不等,铜、锌超标占比达38%。

饲料厂添加的重金属最终会进入到生态系统中,畜禽粪便可检测的重金属种类远不止上面提到的铜好锌,而是接近10种。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环境与可持续发展研究所贾武霞等对我国部分城市畜禽粪便抽样,分析发现严重的畜禽粪便重金属污染现象,Cu、Zn、Cd、As、Ni、Cr、Pb和Hg含量,平均值分别为377.5、1610.4、0.72、7.79、9.77、22.51、6.31 mg/kg和0.06mg/kg。猪粪中Cu、Zn、Cd、As含量显著高于鸡粪、鸭粪和牛粪,而鸡粪中Cr含量则高于猪粪和牛粪。猪粪Cu、Zn超标率分别达59.84%和95.08%, As超标率为3.28%; 鸡粪、鸭粪中Zn、Cu、As含量也存在超标现象。猪粪中Cu、As水溶态含量分别占总量的30.47%和12.19%,EDTA提取态Cu、Zn含量分别占总量的35.96%和48.93%。猪粪中Cu、Zn、As较高的活性,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其向环境中流失的风险。

第四,粪便污染问题除了畜禽粪便中的重金属,工业化养殖本身造成的粪便污染就非常严重。除了冲天的臭气,固体废弃物与污水排放也非常严重。北京8月30日电 (记者 陈溯)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农村经济司司长吴晓30日在北京表示,目前中国每年产生畜禽粪污总量达到近40亿吨,畜禽养殖业排放物化学需氧量达到1268万吨,占农业源排放总量的96%,是造成农业面源污染的重要原因。以畜禽粪便为主的各类有机肥资源折合成养分约7400多万吨,但实际利用率不足40%,工厂化养殖产生的大量畜禽粪便得不到有效利用,成为重要污染源。鉴于此,建议国家对工厂化养殖列入工业项目严格管理,对水、空气、固体废弃物、重金属污染等必须予以严格管控。

第五,病死动物污染问题。由于活动空间小,各种激素抗生素重金属添加,动物异速生长,工厂化养殖动物死亡率明显高于自由散养的动物,如工厂化养鸡死亡率3-10%,病死或淘汰的动物尸体造成严重的病死动物污染,并可能传播疾病。一些病死动物,曾经有一段时间被不法分子作为原料进行食品加工,进入了人类食物链,国家加大打击力度后就向江河湖泊海洋倾倒。2013年3月10日,黄浦江漂来令人作呕的死猪,工作人员打捞的死猪数量超过了13000头,部分死猪身上还被检测出猪圆环病毒,对饮用水水源造成潜在威胁。

工厂化养殖成本低,环境污染大,要作为工业项目管理。其生产出来的肉要明白告诉消费者,其提供的营养快餐,是大众普遍认可的“垃圾食品”,不能混在生态养殖的动物肉中销售。待消费者普遍觉醒后,因工业化养殖的肉无人问津,逐渐转变为生态养殖。我国乡村或草原林地的生态空间是足够发展生态养殖的。

在乡村振兴中,要找理想的生态空间,将上述动物们释放出来。这些空间很有多,林下,果园下可以养鸡、鸭、猪;池塘湿地或稻田湿地可以养鸭;高杆的玉米地或林下可以养鹅;更广袤的草原可以养鸡和鹅;养猪有一定的猪舍,要达到10个月或一年以上;养牛要给牛一定的自由空间,牛舍周边大量种植本地植物,从而使牛生长在树林里。有良好的生态空间,牛就不容易生病,同时还美化了生态环境。无论养殖什么动物,最好自制饲料,用纯粮食做为饲料,不要添加激素、抗生物、动物内脏等成分,从而保障养殖场无臭味。健康的生态环境,加上健康的饲料,动物自由生长,这样的食物才是优质的动物产品。

生态养殖杜绝工业化饲料,告别重金属与抗生素激素污染,这样的肥料是优质的有机肥,简单堆沤发酵后就可以回到农田作为优质肥料。工厂化养殖普通食品去除重金属污染,这样的肉优质优价,在市场上有很强的竞争力,还不容易造成产品滞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75-1125029.html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客服热线:05397180289
邮箱:274178427@qq.com